责任,是我们知道事物有多种选择,知道如何从中选择,我们运用这个认知克服我们内心的怯懦、机会主义或意识形态的狂热并从中做出选择。
罗.费耶阿本德
度光阴:保罗.费耶阿本德自传 (1999)

医疗保健中的责任制和问责制
责任是诚信的一种形式:是一种能够应答某人对于某事咨询的特质。 其意义的相关性是清晰的,无论是在社会或政治背景下。 在医疗系统中责任的意义变得更加复杂,考虑到责任的意义和内容就公众对信息的需求而被不断分层的动态变化。 为了改善医疗保健系统的质量和保险保障的可持续性,信息是至关重要的。
问责制在医疗保健系统需要有效和可靠的质量措施的发展。
在具体的措施中,我们明确了以下:

  • 确认需要一个广泛地系统性改革
  • 需要建立一个涉及到功能方面的安全和改进的责任制度
  • 掌握和运用现代化手段进行质量策划,控制和改进的能力
  • 建立一个高度可靠组织的能力
  • 与多学科团队合作,以实现卓越的医疗保健目标的内心渴望
  • 确认卓越的医疗专业技能作为一个关键的因素能够影响以证据为基础的医疗风险操作
  • 有必要让患者及其家属参与到在整个医疗过程中,允许和教育患者及其直接的社会网络人员参与到并作为治疗过程中的合作伙伴
  • 让患者相信医院人员的好意,并且谨慎去责备患者
  • 提供正常的医疗培训和持续的医疗教育项目的必要
  • 能够主动从失败中学习,并且能积极主动的去评估医疗服务中的风险

医源性和不必要的医疗差错引起强烈的反思在提高医疗的公平性,质量,能力,责任和问责方面
在医疗人员在医疗服务中出现差错就给与责备的倾向在一个寻求医疗技术学习和医疗水平提高发生的环境中是不利的。 但是与此同时存在一些不合理的让某些人对于一些惊人错误负责的必要。
医疗服务过程中的系统性问题通常不仅仅存在单一医疗事故中。
如果我们要建立促进揭露错误和险生事故的环境,推动私底下汇报最快的方法是惩罚犯了医疗错误的人。
在医疗服务行业的工作者是出于好意的,当伤害了一个患者时就会感到莫大的悲痛。
医疗过失几乎总是无心犯下的,因为医疗是必须被管理的风险的业务。
医疗行业对于医疗错误是非常严肃的,即使不是全部的医院和医疗中心,绝大多数的都有故障安全机制来预防。
事实证明尽管惩罚性的措施可能会减少故意鲁莽行为,它并不能有效地减少大多数类型的人为错误的发生。 从每天的生活中我们也深知这一点,不经意间的错误的发生太正常不过了。 例如,即使明白给汽车使用汽油来代替柴油的后果可能严重得多,许多人仍然犯这种错误不止一次(现代汽车的设计和燃料系统足以使汽车在加错燃料的情况下仍然能启动行驶)。
错误的发生应该促使形成一个学习的环境,我们应该注意到导致错误发生的难题,而不是仅仅关注犯了错误的人。
无论是谁发生了医疗错误,都必须对受害的患者给与关心。 我们需要去改变,形成一个积极揭示医疗错误的文化。 作为临床工作者,如果我们不能学习我们所不知道的东西,会严重的伤害患者的利益。
任何被发现的任何错误都必须报告在它发展造成伤害的可能性之前。 就像一个错误的药物剂量注射到患者去或由于电子系统的错误一个患者被安排了一个错误的检查。 于此同时,医疗机构也必须去发现类似的错误是如何发生的以来预防累死的错误。 去改变目前的现状,建立一种新的模式并不容易,但是我们必须开始去尝试。
目前的医疗体系将医疗错误归咎于个人,已经延续了几十年,对于医务人员并不安全。 相反,我们需要去将目前的文化转向即使是明智的,受过良好培训的以及好意的医疗操作也会出现医疗错误。
为了医务人员的更加安全,我们需要允许对于医疗错误的讨论,去明白以及从医疗错误中学习,并重新设计我们的医疗系统来降低发生医疗错误的可能性以及缓解医疗错误导致的后果。 目前我们并不能去付诸实践,除非是医生和护士感觉到非常安全来坦白医疗操作中发生的错误。
我们是否应该继续我们之前已经使用了的关于医疗安全的相同无效手段? 还是我们应该跟随其他关键安全高可靠的工业和服务供应商的领导?
在错了医疗错误的时候医务人员存在种强烈的本能想去向患者道歉,道歉可能会降低因医疗错误而被起诉的可能。
一篇在2010年内科医学年鉴杂志出版的文章显示因为医疗操作不当而被起诉的平均每月的概率降低了一半多在医务人员常规地为他们的医疗操作错误而道歉并且为受害的患者及其家庭提供合理的补偿。
医疗保健专业是人文的,涉及到人类艺术和科学的行为:医学。 关于医疗错误,目前大多的经历放在去惩罚那些犯了这些错误的医务人员,而没有去充分的利用这些错误来作为提高医院人员医务水平的机会。
医疗保健,作为一个行业,往往没有实行其的自律,让一些不适当的操作在一个非常关键的环境中发生。 这个难题单单是律师或调节者不能够解决。 经过医务人员、患者以及医疗系统的共同努力去承认医疗错误,去原谅医疗错误,去去除医疗上的不当操作,问题才能被解决,也才会有医疗行业内的好结果和责任制度。
任何一个受到伤害的患者都可以去揭露,获得一个虔诚的道歉,一份合适的赔偿,一个合理的解释现在犯的错误会如何被改进以此来提高医院的诊治水平。
医学信息的分享,医学科研的发展,医学教育项目持续的教育和培训是创造一个学习的医疗文化的重要部分。

当发生的错误或侥幸脱险的时间可被确定为它可能发生在任何人身上的时候,这就不是个人的问题了,而是一个行业系统自身的问题。
医疗安全与责任
意大利(I),米兰的Via San Vincenzo3
电话 (+39) 02.87158413 - 传真 (+39) 02.87152304
电子邮件: info@healthcsa.org
卫生医疗安全和责任
中国办事处,温州 | 办公室3-2-P03 | 温州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
南白象瓯海区,温州市 | 镇江省,中国
电话+8613867702705 | 电子邮件china@healthcsa.org
用户名
密码